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潇湘晨报:艾教授的名册里有绝望也有希望
他是湖南治艾第一人,最常听到的话是“怎么会是我”
时间:2018-12-03来源:潇湘晨报20181130 作者:张树波 罗汇芳 王汝铨 沙丽娜点击量:

11月28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被称为湖南治“艾”第一人的郑煜煌教授。图/记者辜鹏博

编者按

说到艾滋病,多数人总是谈“艾”色变。那么,关于艾滋病,你又知道多少呢?

12月1日是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今年,我国宣传活动的主题为“主动检测,知艾防艾,共享健康”。潇湘晨报将进行系列报道,带你走近医生、艾滋病感染者、防艾志愿者,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让我们真正知艾、防艾。

感染艾滋病,他们被关上了一扇门;我们站出来,帮他们打开一扇窗。谈艾色变,不如以爱相待。

本报记者张树波实习生罗汇芳通讯员王汝铨沙丽娜长沙报道

在湘雅二医院艾滋病研究室,一间普通的办公室被隔成了两部分,桌子上摆放着各种检验仪器。门口摆放着五个上锁的档案柜,为了保密,柜门玻璃上贴着白纸。

柜子里面装着厚厚的名册档案。名册的主人是郑煜煌教授,册子里罗列的人名是他长期追踪治疗的艾滋病患者。

郑煜煌是湘雅二医院感染科教授,一级主任医师,美国宾州大学医学院博士后。2000年,他牵头创建了湖南首个艾滋病实验室及艾滋病专科门诊,2001年在全省率先开始抗艾滋病毒治疗,迄今为止,郑教授已诊断治疗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患者近6000人,长期在门诊追踪治疗的近600名病人中,至今无一例死亡。他是湖南治“艾”第一人,大家称他为“艾教授”。

他们都曾深陷绝望,他是一位倾听者

“怎么会是我”、“我不想活了”……这是不少艾滋病患者确诊时常说的话,也是郑煜煌教授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几乎每一个艾滋病患者都曾深陷焦虑和恐惧。每一个与艾滋病抗争的患者,都让他感触颇深。郑煜煌说,“作为一个医生不能嫌弃病人,绝望的病人把我当成救命稻草。”

在湘雅二医院艾滋病专科门诊,面对形形色色的病人,郑煜煌是一位很好的倾听者,常常在仔细听完病人的倾诉后,一遍遍地梳理那些与病情毫无关系的“来龙去脉”,来安抚患者。患者重拾希望后再制定治疗方案。

11月28日,郑煜煌回忆道,他曾接诊过长沙一对夫妇,两人都只有20多岁,从小青梅竹马,结婚后生了孩子。“当时孩子经常生病,一年住了3次院。”郑煜煌说,从基层医院到省城医院,肺部经常感染,免疫力低,最终辗转找到他,孩子确诊感染HIV。遗憾的是,最终孩子去世了。

郑煜煌说,不到一岁的孩子感染HIV,他很自然想到了母婴传播,于是为其母亲做了检查,查出感染HIV。孩子母亲当场痛哭,而如何感染的她也不知情。“她说自己每天就在家里养猪种菜,连县城都没去过,也没有和其他人发生关系。”郑煜煌建议其丈夫也做了检查,检查结果证实了他的猜测,其丈夫也感染了HIV。至于源头,在与两人的聊天中,最终丈夫坦言在外打工三年,曾多次去过娱乐场所。

“绝望、紧张与焦虑,这是每位患者确诊时都有的。”郑煜煌说,每每遇到确诊的病人,他都会静下心来听听他们的故事,也会给患者讲他接诊的患者和现在的治疗效果,让患者重拾信心。在两人灰心失望时,郑煜煌给了他们重生的希望。给他们制定了合适的治疗方案,在郑教授和病人的密切配合下,半年后,两人血液中检测不出病毒,这意味着传染性很小。在抗病毒治疗一年后,女子正常怀孕,通过母婴阻断服药,围产期正确处理加上人工哺乳,全程跟踪干预成功,助其生下了健康的宝宝。

这也是郑煜煌挽救的诸多家庭中的一例。

长期追踪治疗的近600病例,无一人死亡

湘雅二医院艾滋病研究室门口摆放着五个柜子,柜门玻璃被贴上了白纸,用来保密。“这是17年来接诊的部分患者资料。”郑煜煌说,文件盒里详细记录了病人的基本信息等。

看似普通的研究室,郑煜煌带领艾滋病专科门诊做出了令人震惊的成绩。“艾滋病患者‘零死亡’。”提到这个数据,郑煜煌很有信心,十多年来他们团队共咨询和检测有传播艾滋病高危行为者近10000人次,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并启动治疗1300多例,在长期追踪治疗的近600例艾滋病人中,迄今无一例死亡。“目前艾滋病已得到有效控制。”郑煜煌表示,凡是接受规范抗病毒治疗并达到预期效果者,其预期寿命与当地平均寿命没有太大差距。

1992年,援非务工归国的老刘入境时查出艾滋病,成为首个发现并确诊艾滋病的湖南人。这彻底改变了老刘的生活。此时湖南也没有系统提供治疗的地方,直到郑煜煌在湖南开设首个艾滋病专科门诊。

老刘来到郑煜煌面前时,发现这位教授随性自然地与他谈笑风生。这令受尽歧视的老刘很感动,对郑煜煌以抗病毒为核心的治疗方案深信不疑,十几年来坚持在郑煜煌这里治疗。至今老刘已活了20多年。

曾陷入窘境,患者的悲恸是坚守的动力

郑煜煌的艾滋事业要追溯到1994年,当时在美国雅礼学会的赞助下,他前往美国宾州大学研究肝病。半年后,本应因资助到期而回国的郑煜煌,受到美国专家的赏识,得到继续赞助,不过赞助的课题却换成了研究艾滋病。

1998年,郑煜煌回到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肝病专科任职。此时国内对艾滋病还鲜有研究。诸多领导鼓励他投身省艾滋病防治研究事业。

当时艾滋病被称为“世纪绝症”,而经常接诊病患的郑煜煌,也陷入了众人疏远的窘迫境态,一些人看到郑煜煌后还绕道而行。患者的悲恸是坚守的动力。如今他在这个岗位上已17年。“别人的命都攥在你手里,必须认真负责。”郑煜煌说。

如何对抗艾滋?郑煜煌强调的第一点就是抗病毒早治疗。其次,郑煜煌糅合中医理念的因人制宜,提倡艾滋病防治要因人而异。最后则是对患者进行及时、规律的实时追踪。为病人建立详细的病情档案,病人没按时来看病就打电话催。对于放弃的、有情绪的、有困难的患者,他还会进一步交流。他时常“言辞激烈”地与患者交流,鼓励他们继续与艾滋病抗争。

本报记者张树波 实习生罗汇芳 通讯员王汝铨 沙丽娜长沙报道

新闻链接:艾教授的名册里有绝望也有希望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      备案号:ICP备14002715号-1
地址:中国·湖南·长沙市人民中路139号      技术支持:湖南科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