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香港商报网: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郝伟教授受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接见
时间:2017-12-07来源:香港商报网20171203 作者:不详点击量:

   【香港商報網訊】記者唐學偉 通訊員袁軒:11月27-28日,第四屆國際行為成癮大會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舉行,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郝偉教授在大會上作報告,介紹中國經驗,並受到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親切接見。

  11月29日-12月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第四屆成癮行為與公共衛生會議在伊斯坦布爾舉行,郝偉教授主持會議。

  為什麼是郝偉教授?

  郝偉教授作為世界衛生組織推薦候選人之一,在2015成功當選為麻管局委員,任期至2020年。2016年當選為麻管局估量委員會副主席,2017年當選為麻管局第一副主席。郝偉教授在精神病學與成癮醫學領域是中國藥物濫用防治協會(一級協會)現任會長,也是世界衛生組織(WHO)酒精與藥物濫用專家組成員、WHO成癮行為與健康合作中心主任、國際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指南工作組成員、曾任中國醫师協會精神科醫师分會會長,曾獲得全國禁毒工作先進個人。所主編的《精神病學》第4-7版,是精神病學領域影響最大的教科書。郝偉教授領導的團隊有關成癮行為研究,頗受關注,近五年來,獲國際課題12項,國家級課題6項。第一作者、通訊作者发表論文300余篇(SCI 60余篇),主編參編著作25本。在全國流行病學研究、戒毒中藥的研究、戒毒後康复研究、成癮的生物機制研究等領域,在國內外均有重要影響。

  郝偉教授的工作從臨床、科研、教學到管理,但他總是首先是一個精神科大夫自居,在繁多的工作任務的排序中,臨床工作永遠被放在第一位。郝偉教授以其以患者為中心的服務理念,實踐著他臨床工作。他的門診下班時間總是被推後,他的查房與督導總是受到下級醫师的歡迎,他的50多場的精神科臨床思維的講座得到同行的首肯。

  郝偉教授認為,“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僅能用于鼓勵人,既違反自然規律,也不利于人成長。一個人應該在不同階段,做什麼事情才乃順其自然之道。對于他來說,從戰略高度引導學科发展,做年輕一代堅強後盾是他今後的首要任務。

  醫學事業從赤腳醫生開始

  在郝偉教授眼里,醫生是一個崇高的職業,用成癮醫學行話來說,沒有比帮助別人,救助別人更具有犒賞性了。郝偉教授于1974 年(當時他不滿17 歲)下放農村當知青,在經過近一年的”五七大學“的赤腳醫生培訓後,當上了赤腳醫生,成為拿大隊工分的一員。在三年多的赤腳醫生與下放知青的這段時間收獲頗多,不僅知道農民的疾苦以及對醫療保障的需求,而且學會了如何與別人打交道,更重要的是增加了對困難與挫折的耐受性,雖然下放農村“浪費了青春”,但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經历,是最重要的財富。文革結束後,恢复高考的第一年郝偉參加了高考,被第一志願安徽醫學院(今改名為安徽醫科大學)錄取。雖然學醫的過程中非常喜歡外科,作為實習生的郝偉就主刀做了三十多個闌尾炎手術。他對心血管內科也比較感興趣。心電圖知識可以達到发心電圖報告水平。但做夢沒有想到,畢業後竟然被“ 发配”到精神病院。是迫于無奈才做了精神科醫生,後來郝偉逐漸发現自己長于思考的特點蠻適合做精神科,對精神科的興趣也逐漸增加了。

  科研從攻讀研究生開始

  郝偉教授在事業上的成績,第一個需要感謝是其研究生導师——楊德森教授。是他把郝偉带到了精神醫學科學的殿堂,楊教授帮助不僅體現在知識和技能上,更重要的是他對事業的追求精神、行為方式、表達問題的方式、戰略的思維和運作,對郝偉的影響非常深遠。

  在攻讀研究生期間,郝偉系統地學習了科研設計、統計學、心理學、社會學、神經生物學、遺傳學、免疫學等,為今後的臨床與科研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郝偉的科研是從他的研究生論文開始的,是關于吸煙成癮的研究,他根據文獻,首先將抗α受體激動劑,抗高血壓藥物可樂寧用于控制吸煙戒斷症狀,取得了較好的效果,在1988 年在本專業的權威雜志Addiction上发了他的論文,至今此種治療仍然在教科書中佔有一席之地。1990年獲得國家教委的資助,去日本研修,系統學習了心理治療、酒精成癮治療,獲得日本岡本財團的科研支持,用日文发表了他在日本的研究工作成果,1991 年回國後,被破格晉升為副教授,時年34歲,是當時我國精神科最年輕的副教授。

  事業轉折從獲得中華醫學基金會支持開始

  1992 年在導师楊德森教授的鼓勵、支持、領導下,郝偉獲得了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的中華醫學基金會( China Medical Board,CMB) 12 萬美元的支持,1996 年再次獲得CMB 的26 萬美元的支持,建立了自己的團隊,在成癮行為社會心理學機制、生物學機制以及治療方面開展了工作。在我國首先進行了吸毒的動態流行病學調查,根據其結果,早在2000 年成功預測了以海洛因的代表的傳統毒品使用下降,以冰毒搖頭丸為代表的新型毒品會上升。為我國戒毒政策的制定提供了依據。國際組織,如世界衛生組織所引用我國飲酒、吸毒的數據主要來自于郝偉教授領導團隊的工作。他多次受邀為國外權威雜志撰寫commentary,最近受WHO Bulletin邀請撰寫“Alcohol use and policy in China”。

  郝偉教授的團隊在我國創建了強制隔離戒毒社區康复模式,使半年操守率提高了15%。引起了WHO 高度重視,五次在長沙舉行培訓班, 推廣此干預模式,並認定該團隊為西太平洋地區唯一的“ 成癮行為與健康合作研究中心”。該團隊近年建立的集社會心理、生物學干預及行為矯治為一體的社區戒毒模式,在一定程度上顯著降低了复吸率(下降了34.5%)和吸毒的社會危害( 犯罪率下降30% ,就業率提高15%)

  團隊上台階從加入973團隊開始

  2003 年郝偉教授加入李錦教授所領導973 團隊,主持其中的一個課題,並為專家組成員。通過與專家合作,他的團隊緊密結合臨床,采用神經生物學新技術與方法,特別成癮動物模型與腦影像技術,開展了依賴和复发相關神經核團確定及其遞質改變系列研究。結合臨床,對我國毒品使用患者進行了系統的腦影像研究,首次发現氯胺酮所致精神障礙的腦影像改變與分裂症類似,首次发現海洛因所致腦影像改變可逆,為今後的臨床治療提供依據。。David Nutt 教授、劍橋大學Trevor Robbins 院士(Science 雜志編輯)和Paul Fletcher 教授(NeuroImage 雜志前任主編)等人對此研究給予了高度評價,稱“在國際上首次對慢性氯胺酮依賴者進行了系統的腦結構和腦功能活動研究,具有開創性意義”。

  郝偉教授認為,傳統的藥物導致成癮模式並不能解釋所有的成癮現象,並非所有的藥物使用著都會出現以沖動性覓藥、強烈渴求為特征的成癮表現,而有這些表現的個體往往在使用藥物之前就會有不同的社會、心理、生物學問題,如對藥物敏感、對應激反映強烈、沖動行為是主要易感表現,提出“ 高成癮素質”、“ 低成癮素質”的假設。據此思路,郝偉教授獲得了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以對成癮易感性研究的支持。在此期間,他還獲得了“ 十一五”、“ 十二五”課題等以完成藥物與社會康复治療研究。最近,郝偉教授並加入馬蘭教授領導的973 項目,對成癮相關的學習、記憶以及复吸進行研究。可以說,在精神科領域里,郝偉教授領導的成癮行為研究組是最好的團隊之一。

  科研為臨床、公共衛生、人才培養服務永無止境

  從醫學與生物學的角度看,成癮行為是醫學問題,當然也是公共衛生問題,在進行成癮行為相關研究中,促進了人才培養。

  郝偉教授對年輕同行的第一個建議是年輕的時候,一定要多讀書、善學習、多工作,在工作中讀書,通過讀書促進工作。第二個建議,就是做事不求回報,但相信做事必有回報。因為有活干可以讓你獲得知識,獲得經驗。第三個建議,年輕大夫應該注意人文精神,從近代科學的角度看,郝偉教授不相信幾千年前的名醫的有多麼高深醫學知識、技能,但他們之所以成為名醫,為後人樂道,是他們的人文精神,是他們對患者的態度。郝偉教授覺得年輕大夫應該沉下來,要像自己的同道、患者、老师學習,不僅僅學習具體的知識技能,更重要的是學習他們的人文精神、醫患關系的維護方式。郝偉教授已經培養了培養碩士、博士52人,其中博士36 人。他的學生有相當一部分已經崭露頭角,在國內外臨床與科研佔用一席之地。

  郝偉教授主編的全國教材《精神病學》第4-7 版是全國精神科发行量最大的書籍,被稱之為“干細胞”教材。主持、參加了全國的成癮行為的各種指南編寫,所主編的《酒精相關障礙診療指南》對于促進我國的酒精相關障礙的治療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郝偉教授堅持認為,良好的公共衛生政策的制定與實施是控制成癮相關行為的重要保證,而公共衛生政策的制定的前提是堅實的科研數據與理論支持。由于良好的科研基礎與思路,郝偉教授作為世界衛生組織(WHO)酒精與藥物濫用專家委員會成員,參與了WHO主持的全球控酒戰略的制定與實施,參與起草了WHO 專家委員會有關酒精相關問題的報告。作為WHO的項目官員,起草了WHO西太區減少酒精相關危害的區域戰略制定等。郝偉教授還參與了WHO關于藥物濫用分類與診斷標准的制定,並主持行為成癮這一新的疾病類別的分類與診斷標准的制定。還參加參與中國精神衛生政策、禁毒戒毒政策的制定的專家諮詢工作,並在2014年被國家禁毒局聘為合成毒品專業委員會委員。2015 年,經WHO 推薦,郝偉教授成功競選為成為聯合國麻醉品管理局專家,參與國際毒品與精神藥物的管制政策制定與監測。6月25日的世界禁毒日前,郝偉教授作為全國禁毒先進個人,在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接受了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央領導的接見,可以算為是對郝偉教授對我國成癮醫學貢獻的褒獎。

  作為臨床醫生,郝偉教授一直在思考科研與臨床的關系,針對目前為科研而科研,為发文章、晉升而科研的趨勢,郝偉教授提出一定要平衡解決臨床問題、回答臨床問題與发文章的關系,積極尋找基礎研究與臨床研究的結合點,努力與基礎研究的同道合作,做好合作的網絡建設。對于臨床科研,郝偉教授認為,即使是“ 純”臨床大夫,應該做點科研,至少懂科研。精神科的臨床科研對于臨床思維有非常大的帮助,而正確的臨床思維是精神科正確診斷、處理的基礎,對正確判斷起病的相關因素、療效、不良反應起決定性的作用。另外,科研能力能夠帮助自己甄別好文章、好書,對閱讀文獻事半功倍。

  郝偉教授認為,“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僅能用于鼓勵人,既違反自然規律,也不利于人成長。一個人應該在不同階段,做什麼事情才乃順其自然之道。對于他來說,從戰略高度引導學科发展,做年輕一代堅強後盾是他今後的首要任務。


新闻链接:javascript:void(0);/*1512638775585*/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      备案号:ICP备14002715号-1
地址:中国·湖南·长沙市人民中路139号      技术支持:湖南科创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